最后丹轩实在是有些力不用心了因为这些玄器的种类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根本无法计算。
其实也不能怪三人如此惊讶实在是丹轩这句话说得难以让人信服要说如上官玉一般的少年琴人说他演奏境界不够倒还有些根据毕竟演奏指法的提升是要靠岁月的积累。
每一次坐在雅香楼二楼那个位置的时候丹轩也想过要点其它的酒但是想好的酒名每次到了嘴边却依旧变成了那个不曾改变的幻香甚至于丹轩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于这种酒有着这么好的耐性难道还是因为她?
新闻排行
情感实录
生活资讯